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扎迪·史密斯阅读问卷:“我从来没读完过《双城记》和《堂吉诃德》”

《白牙》的作者扎迪·史密斯谈了谈阅读外语小说和千禧一代作家作品的乐趣,以及罗尔德·达尔在写作方面对她的影响。…

我正在读的书

肖沙娜·朱伯夫(Shoshana Zuboff)的《监视资本主义时代》(The Age of Surveillance Capitalism)。这本书有700多页,我已经看了有一段时间了。这本书准确地描述了我们所处的世界,拥有改变世界的巨大潜力,从这点来看,这本书是本世纪出版的最重要的书籍之一。如果一位年轻的活动家没有认真了解过肖沙娜·朱伯夫的核心思想,那么他就不足以令人信服。我们生活在电子时代当中,又怎么能对它的真正意味一无所知呢?朱伯夫非常担心资本家所发动的最大的殖民化行为,即对我们的思想、行为、自由意志、本我的殖民化。

但是,这并不是一本反对技术的书籍。它所反对的,是不受控制、张着血盆大口、挥舞着爪子的资本主义。这本书是当代的《资本论》,或者说应该是。这本书的核心思想是,在利用科技的过程中,没有什么是不可避免的。我们本可以有另外一条道路。现在或许也仍然有这样一条道路。

我希望我曾写过的书

我希望能把我的每一本书都写得更好。

对我的写作影响最大的书籍

扎迪·史密斯阅读问卷:“我从来没读完过《双城记》和《堂吉诃德》”

我觉得,最真诚的答案是儿童书籍。对我来说,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的《魔法手指》,以及有关阿南西(Anansi)的故事都对我影响颇深。

我觉得被严重低估的书籍

很多书籍之所以被低估,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地理原因。很多杰出的非英文作品很难进入美国。我最近在读的两本书就是很好的例子:很多荷兰读者都知道威廉·弗莱德瑞克·赫尔曼斯(Willem Frederik Hermans)的《未被触碰的房子》(An Untouched House)这部经典作品,但是我却才刚刚知道。卢旺达作家斯科拉斯蒂克·姆卡松加(Scholastique Mukasonga)的《赤脚女人》(The Barefoot Woman)这本书中充满了苦难,却又十分优美,应该被更多的读者所知晓。

改变我思维的书籍

凯伦·菲尔茨(Karen E. Fields)和芭芭拉·菲尔茨(Barbara J. Fields)的作品《种族问题的构造:美国生活中不平等的灵魂》(Racecraft: TheSoul of Inequality in American Life)极大地改变了我对于种族问题构造的认识。艾曼纽·卡瑞(Emmanuel Carrère)和安妮·艾诺(Annie Ernaux)改变了我对于法国写作的观念。我对此感到非常开心。

上一本让我失声痛哭的书籍

伊丽莎白·斯特劳特(Elizabeth Strout)的《又见奥丽芙》(Olive, Again)。值得一提的是,我当时还没有看过第一部的《奥丽芙·基特里奇》。斯特劳特让我爱上了这位我从未谋面、尚不了解的陌生女人。多么可怕的作家。

扎迪·史密斯阅读问卷:“我从来没读完过《双城记》和《堂吉诃德》”  
《奥丽芙·基特里奇》
 [美]伊丽莎白·斯特劳特 著 张芸 译
 南海出版公司 2019-3

上一本让我开怀大笑的书籍

哈雷·巴特勒(Halle Butler)的《新的自己(The New Me)》以及雷文·雷拉妮(Raven Leilani)的《光泽》(Luster)。雷拉妮还是我的学生的时候,我就读过她的手稿。她们两个人都是千禧一代的杰出女性作家。

我没有看完的书籍

太多了。我从来没有看完过普鲁斯特的书,罗伯特·穆西尔(Robert Musil)的《无德之人》,甚至还有《卡拉马佐夫兄弟》,但我现在决定要继续去读这本书。除此之外,还有《双城记》《堂吉诃德》,还有很多其他书。我并不是不喜欢这些书——而是因为时间问题,经常忙于其他事情。我很讨厌半途而废,我总是因此而责怪自己。

我很惭愧自己没有看过的一本书

太多了,很难从里面挑出一本来。可能是普鲁斯特的书吧。我也很惭愧自己没有从头到尾地看过托马斯·泰特伍德(Thomas Thistlewood)的日记。我在写奴隶制的时候,曾经查阅过这本书,但是我感觉这些日记太多了,难以一时间全部消化。我很惊叹的是,这些奴隶曾经历了那么多我都难以卒读的事情。

我最早的阅读记忆

约翰·伯宁翰(John Burningham)的《鳄梨宝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扎迪·史密斯阅读问卷:“我从来没读完过《双城记》和《堂吉诃德》”  
《鳄梨宝宝》
 [英]约翰·伯宁罕 著/绘 柳漾 译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5-8

读起来最舒服的书

克里斯·韦尔(Chris Ware)的全部书。没事的时候,沉浸在她的作品中数个小时,这让人很舒服。

我送过的礼物书籍

我觉得书作为礼物应该只会带来快乐,而不是责任,所以我经常送一些绘本。最近,我将利雅得·萨杜夫(Riad Sattouf)的三卷《未来的阿拉伯人》送给了很多人。

能让我被人们记住的书籍

这是一个傻瓜式的希望。读者会决定一切,而他们所决定的就是遗忘。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宜都论坛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0717.com/post/575.html
晓彤

作者: 晓彤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 Q: 700354

邮箱: 700354@qq.com

工作时间:上午10点-晚上24点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