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游戏

一场电竞盛宴背后的中国故事

“高奖金”成为了TI的一个标签,但不能忽略的是,奖金的高低仍然是取决于玩家的意愿。…

在上海举办的TI9赛事,冠军奖金达到1561万美元,中国LGD战队获得第三名,奖金308万美元。

“LGD!LGD!LGD!”8月25日上午,震耳欲聋的助威声不断从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传出,这里正在进行2019 DOTA2国际邀请赛(简称“TI9”)的败者组决赛,对战双方分别是来自中国的LGD战队以及来自欧洲的Liquid战队。

《DOTA2》是美国Valve公司研发的一款多人联机即时战略游戏,在全球拥有数量众多的玩家。2013年4月,由完美世界代理的《DOTA2》国服正式上线,大多数中国玩家也是由此开始接触到这款游戏。

TI作为DOTA2级别最高的电竞赛事,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11年8月。彼时,《DOTA2》在海外刚刚上线,Valve公司为了进一步宣传该游戏,决定在德国科隆游戏展上举办首届DOTA2国际邀请赛(TI1)。

当时,Valve公司自掏腰包拿出160万美元作为TI1的赛事奖金,夺冠的队伍可以独得100万美元,这对当时的电竞圈而言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

一场电竞盛宴背后的中国故事

TI1中,已经有中国战队开始崭露头角,最终来自中国的EHOME战队获得亚军。而到了TI2,八强中更是出现了五支中国战队,最后也是中国的IG战队摘得冠军。要知道,由于当时《DOTA2》国服没有上线,中国的战队只能顶着延迟在欧美服及东南亚服训练。不过,经过这两届TI赛事,中国战队在DOTA2领域的实力已经名扬海外。

回顾整个TI,TI3是一个重要转折。当年,Valve公司创新性的将游戏内一项道具售卖收入的四分之一注入奖金池,这使TI3的总奖金一下提升至287万美元,刷新了当时电竞赛事最高奖金的纪录。

自此,TI的奖金池也是水涨船高,今年TI9更是突破3432万美元(约2.45亿元),按照45.5%的分成比例,冠军队伍将独得1561万美元(约1.1亿元),这个数字已经足够诱人。

“高奖金”成为了TI的一个标签,但不能忽略的是,奖金的高低仍然是取决于玩家的意愿。这实际上也是TI的魅力所在,作为一个电竞赛事,它能将玩家与职业战队紧密的捆绑在一起,特别是在夹杂一些所谓的情怀之后,TI也变得复杂了起来。

中国战队梦碎TI9

去年TI8的总决赛现场,Valve公司宣布了TI9将在中国上海举办的消息,这让无数中国DOTA2玩家激动不已,因为这将是该赛事首次来到亚洲、来到中国。

此前,除了TI1在德国科隆、TI8在加拿大温哥华外,其余几届TI均是在美国西雅图举办,由于大洋的阻隔,也让TI成为很多中国玩家只能神往的地方。

8月份的上海,被中国的DOTA2玩家们视为一个圆梦的地方,这无形中也给中国的DOTA2战队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毕竟主场作战,他们可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想要捧起冠军之盾。

经过小组赛的较量,8月20日,共有来自全球的16支战队获得进入比赛主场馆的资格,其中包括4支中国的战队,分别是LGD、VG、RNG和KG战队。

8月25日,比赛进入到决赛阶段,上午进行的败者组决赛将决出最后一个总决赛名额,这是LGD的最后机会,也是中国战队的最后机会。在此之前,KG战队首轮被淘汰,RNG战队止步八强,VG战队止步六强。

在BO3的赛制下,LGD赢下了对战Liquid的第一局,整个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因此而沸腾,观众们高呼着“LGD!LGD”的口号,希望它能够借势再下一局挺进总决赛。

但事与愿违,LGD在第二局前期占优的情况下被Liquid翻盘,第三局也遗憾落败。LGD战队的TI9征程以季军收尾,对于一项竞技赛事,第三名其实已经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但在TI9的舞台上,中国观众对冠军的渴望变得异常强烈。

狂热的DOTA2玩家

LGD战队输掉比赛后,记者发现身边的一位男性观众在掩面而泣,同时,现场也有一些观众离席而去。在场馆门口,一位看上去极为失落的离场观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LGD输了,我的TI9也结束了。”

今年5月,TI9的门票在大麦网开售。据大麦网官方数据显示,数十万人参与了抢票,26804张套票53秒就被一抢而空,其中决赛场次的门票27秒便售罄。

票务的火爆体现了TI的影响力,但由此也引来了大量黄牛。据记者了解,原价499元的开幕式套票在黄牛市场可以卖到1500-2000元,而原价2099元的决赛日套票则直接卖到了8000-9000元。

事实上,为了防止黄牛,TI官方特意开启了特权码提前一小时购票的通道,而这个特权码需要在DOTA2游戏中购买相关道具才能获得。可即便这样,依然有很多门票跑到黄牛手中,再加上购票过程中出现的“电子票和纸质票票号不一致”等诸多问题,大麦网也成为了众矢之的,遭到大量玩家的指责。

开幕式当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现场注意到,场外的观众签名板上出现了大量与大麦网相关的内容,甚至场内还有观众拉起质问大麦网的条幅。针对TI9出现的这些票务问题,大麦网于8月23日做出了回应。

大麦网方面表示,大麦网页面公示的26804套可售票,全部是通过特权码验证售出,并不存在“绕过特权码验证下单成功”的情况。至于“票号不一致”的问题,大麦网称,这是由于TI9出售的两日套票有两张实体票且一日对应一票,所以套票的电子票TN码与实体纸质票票号无任何关联。

一位熟悉票务市场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大麦网此次遇到这么多问题,主要是因为TI赛事之前从未在中国举办过,而赛事官方的一些规定和其他项目有一些区别。

不过该人士也指出,这些问题也不是不可以避免,在票务开售之前完全可以通过沟通提前做出调整,就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了。另外关于黄牛票的问题,该人士坦言,“这个问题很复杂,也不光是TI赛事,你看那些常年举办的演唱会也没有真正解决过这个问题。”

在决赛日期间,来自广西的小王告诉记者,他的门票是花8000元从淘宝买来的,这次一个人从广西飞到上海,也没有特别支持的战队,就是想给中国战队加油。

“我打DOTA2已经有近10年的时间,之前上学的时候玩得比较多,工作后玩得就很少了。”如今,小王已经是一个父亲,但在TI现场,他更像是一个“大男孩”,每每遇到比赛的关键时刻,他依然会声嘶力竭的呐喊。

“我觉得每一个来到TI现场的人,都是DOTA2的铁粉,不然大家也不会买这么贵的门票过来了,我们对TI都有一种情怀。”小王说。

据官方统计,TI9赛事期间,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每天有近13000人来到现场,其中有至少4500名观众来自海外。

电竞俱乐部的征程

十年前,中国的电竞产业环境远非今天这样。LGD电子竞技俱乐部总经理潘飞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10年之前的那批职业选手,他们每个月的工资大概只有一两千,出去比赛甚至都不能保证衣食住行,整体条件非常艰苦。

可即便这样,依然有很多人投身到电竞产业。“一开始,这个行业的很多人都是抱着热爱加入的,”潘飞表示,“我大学的专业是机械自动化,毕业后先在一家国企工作了一年,后来加入电竞行业,完全是因为读书时很喜欢打DOTA,当时还是我们校队的队长。”

但现在,电子竞技已经变得越来越受到社会的认可。潘飞称,“我刚开始要加入电竞行业时,父母其实都不同意。但随着外界对电竞的各种宣传,我的父母也开始了解电竞,知道它不只是在打游戏,而是也能为国争光。现在,他们会为我做的事情感到骄傲,这种认可对电竞从业者而言尤为重要。”

电竞一开始确实是一个很小众的圈子,但近两年,随着整个产业的逐渐壮大,包括一些优质电竞赛事的崛起以及相关政策的不断扶持,电竞的边界也变得越来越大。

潘飞向记者表示,目前LGD俱乐部的商业模式分为五大类,一是传统的赞助收入;二是赛事的奖金及分成;三是主场运营;四是线上周边售卖;五是选手转会收入。

其中,赞助收入和赛事的奖金及分成是俱乐部目前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据记者了解,此次TI9,LGD战队的赞助商达10家,其中包括黑鲸、中信银行信用卡、斗鱼、魔爪、农夫山泉、清扬、哈尔滨啤酒等。

赞助商的变化也反映了电竞产业的不断破圈。以往,电竞比赛的赞助商多是一些鼠标、键盘以及计算机硬件品牌,但从LGD现在的赞助阵容来看,已经涵盖快消、服饰甚至金融品牌。

而在成本方面,选手的工资占了俱乐部很大一笔支出。潘飞表示,选手的工资构成是由基本工资和赛事奖金两部分组成,其中基本工资每个选手都不同但差异也不是很大,反倒是赛事奖金会根据电竞项目以及取得的名次有较大差异。

以TI9为例,冠军奖金可以达到1561万美元,而LGD获得的第三名奖金只有308万美元,虽然和冠军相比有较大差距,但和其他电竞项目比,这依然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按照LDG俱乐部的奖金分成比例,每个DOTA2选手此次可分得的奖金约为200多万人民币。

TI9结束后,一位资深DOTA2玩家告诉记者,“还好TI不像奥运会是四年一届,如果告诉我下一届TI是四年之后,我会疯掉的。”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宜都论坛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0717.com/post/217.html
admin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 Q: 700354

邮箱: 700354@qq.com

工作时间:上午10点-晚上24点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