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超越新闻

超越娱乐:真正理解东方美学的奢侈品不多,近日在颐和园走秀的Valentino算一个

记者 | 张馨予编辑 | 周卓然1奢侈品牌热衷且擅长造梦,而高级定制秀既是品牌借以盛梦的容器,也是透…

记者 | 张馨予

编辑 | 周卓然

1

奢侈品牌热衷且擅长造梦,而高级定制秀既是品牌借以盛梦的容器,也是透明无形的三棱镜,将奢侈品牌抽象的核心精神与美学精髓变幻为真实的罗缎华服和羽衣面纱。

立冬的前一天,意大利时装屋Valentino于11月7日在北京颐和安缦酒店发布了高级定制北京系列。

2019年称得上是奢侈品牌来中国举办时装秀的大年。从年头到年末,已经有Fendi、Chloé、Prada、Dior、Boss多家品牌来到中国,它们皆在上海办秀。Valentino则来到北京,举办的不是复刻大秀,也不是传统日程之内的系列,而是一个全新高定系列。

Valentino创意总监Pierpaolo Piccioli表示希望能呈现一场十足意式的高定系列。秀上多见的塔夫绸就是意大利纺织业曾经供给欧洲王庭的面料,文艺复兴时期典型的厚实织物与大裙摆则统治了这场秀的众多造型。

但Piccioli也说希望在这场秀表达多样与包容,这意味着富含文艺复兴色彩的意国精神,会在京城与中式美学进行融合。

事实上,这场秀的确包含了众多与中国相关的元素。有些显而易见,有些则需要当晚的600多名宾客仔细寻找。

Valentino Garavani

Valentino作为意大利品牌,在设计上却时常与东方文化带有共鸣,这与品牌创始人Valentino Garavani有密切的联系。1960年,28岁的Valentino在意大利罗马创建品牌,他主导了Valentino与中国最初的连结。

中国艺术与文化从品牌创始之初就成为Valentino源源不断的设计灵感,例如在Valentino 1968/1969高定系列中,Valentino就曾以中国园林为灵感打造了一件蓝白柳树印花长袖礼服裙。

Valentino的首次中国之旅使他对中国的感情变得浓烈。1993年,Valentino与另一位意大利设计师Gianfranco Ferre受邀来到北京,在第一届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CHIC 1933)展示服装系列。

Valentino在中国受到了最高规格的接待,还像摇滚明星一样被人们簇拥、索要签名。他后来对著名时尚评论人Suzy Menkes回忆,那些时刻令他感觉非常荣幸且激动。

中国之行启发了Valentino的创作。在接受《建筑学文摘》杂志采访时,Valentino说他在1993年看到了一系列中国传统服饰,而那是他一生中最为感动的时刻之一。离开中国后,Valentino随即创作了1993/1994高定系列,系列中无论是宝塔式的帽子还是有旗袍领的外套,都有不可忽视的中国印记。

1993年,Valentino Garavani在长城 图片来源:Valentino Garavani Museum Valentino Garavani在中国 图片来源:Valentino Garavani Museum

颐和园

如果算上Valentino于1993年在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那一次时装发布,刚刚落幕的Valentino北京高定秀是品牌第二次在北京办秀。这一次,Valentino大秀在颐和园旁举办。

颐和园前身为清漪园,始建于清朝乾隆十五年(1750),园内有万寿山与昆明湖。借助山水,颐和园内皇家园林的气势与自然之趣和谐共生。

这座曾经的皇家行宫御苑对Valentino高定秀进行了定调,颐和园成为当晚一切华服原始的画布。既然要实现多样性,Valentino或许想让中式美学先立住了,再让意式风格尽情自由发挥。

颐和园 图片来源:World of Crew

四合院与莲池

Valentino大秀并不在颐和园内举办,而是在一旁的颐和安缦酒店。但酒店延续了过往明清建筑体制,有着老北京四合院的布局,因此已与周边园景和建筑相融。

Valentino的秀场就在四合院内,四周是昔日臣子接驾休憩的院落,朱墙黛瓦、青砖红门。朱红、绿色是建筑的装饰色彩的主调,具有典型明清北方大宅特色。秀场入口亦是院落住宅的正门,“玉露金风”的匾额下却是约两米高的Valentino红色的标识。

这样有趣的对照几乎出现在院子的每一个角落。

秀上,许多模特脸上有着极具未来感的妆容,著名化妆师Pat McGrath甚至将几位模特的面部全部涂成银色,再着以夸张的眼线与红唇。而当模特们一边穿过宅子一边走秀时,不少宾客却是透过镂空的楠木门窗窥见这些属于未来的脸庞。

大秀的尾声,Piccioli与模特们走出宅子,沿着院内的莲池走进池畔的赏悦亭。Piccioli在模特的簇拥下站在亭子的中央,倚着抄手游廊,旁边站着的是他最爱的模特之一Adut Akech,一位出生于南苏丹、曾在难民营生活的19岁非裔少女。

来自意大利时装屋的华服在莲池水色的映照下甚至有些不真实。这场大秀的主题是“DayDream追梦拾光”Valentino称它是清醒时眼前的梦,它抹去了真实与愿望的界限。

在当晚宾客的眼中,宅内和池边发生的一切都可以算作真实发生的梦境。

北京颐和安缦酒店

裙上的花卉

除了Valentino一向爱用的蝴蝶结,这场高定秀中最常见的元素便是花卉。

花卉能有很多种呈现方式。例如奶白色薄纱连衣裙上可以有蕾丝、镂空花边和花朵刺绣,深绿和浅绿色罗纹绉绸连衣裙也可用珠片花卉刺绣作为点缀。一些花卉印花以印染效果在黑色罗缎连衣裙上呈现,也有玫瑰印花点缀在多幅褶边的欧根纱连衣裙上。

在各种花卉中,能被认出的似乎有牡丹与玉兰。原产于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诸省山间或丘岭的牡丹,如今已是中国最受欢迎的观赏植物之一。玉兰则原产中部各省,现既常见于园林或道路两侧,也常作为桩景盆栽。

在大秀压轴出场的模特杜鹃,穿着更为特别的“花朵”,它是点缀在白色连衣裙的珠片刺绣,也像来源于京剧头饰。

歌剧

歌剧几乎贯穿了整场Valentino大秀,是当晚最直接且典型的意大利元素。但这种17世纪在意大利佛罗伦萨诞生的表演艺术,并不是与中国不存在各方面的联系。

Valentino高定秀上,最有辨识度的那首曲子出现在结尾,是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的歌剧《托斯卡》中的咏叹调《为艺术,为爱情》。《托斯卡》在1900年1月14日于罗马首演,五四运动时期被文艺团体改编成以《热血》为名的话剧上演,意大利歌剧也正是在五四运动时期传入中国。

《托斯卡》之外,普契尼的另一部歌剧《图兰朵》更为中国观众所知。这部歌剧是普契尼生平最后一部作品,讲述的是西方人想象中的中国故事,部分曲调采用了中国民歌《茉莉花》。

歌剧《托斯卡》 图片来源:SF Opera

溜溜球与麻将

高定大秀的前一日,Valentino还在北京三里屯新开的门店发布了Valentino Daydream限定系列。这个系列有T恤、背包与球鞋,也有笔记本、溜溜球、手机支架与麻将牌,似是涵盖了当代中国年轻人从童年到成年的必备单品。

如果说举办高定秀是Valentino在造梦,是在高举品牌核心价值,那么Valentino 提前发布的限定系列产品则是用街头服装与配饰与当下的年轻消费者寻求共鸣。

千禧一代与Z世代对街头潮流的追捧依旧火热,无论在欧美还是中国,拥抱街头潮流都是越来越多奢侈品牌与时俱进的方式。

作为意大利具有代表性的时装屋,Valentino对高级定制的追求没有减弱,但它也依据受众的偏好,不忘记展现街头的一面。Piccioli对《Vogue》说,如今的Valentino既是街头服装也是高级时装,它们合作创造了品牌全新的存在方式。

Valentino此次之所以如此执着地造梦,将高级定制的核心与街头潮流的风格尽可能丰盛地进行呈现,皆因为中国市场对Valentino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品牌希望中国消费者全面且深入地了解自己。

Piccioli预计,Valentino全球销售额的35%由中国消费者贡献,这意味着中国已是它全球最大的市场。

而Valentino相信与消费者互动的重要性。Valentino首席执行官Stefano Sassi曾在4月17日的意大利奢侈品协会上表示,消费者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忠诚,因此品牌需要对各种趋势做出快速的反应,在数字传播上大力投资,为得便是让品牌信息更加突出。

过去几年来,Valentino其实算是增长最快的奢侈品公司。时尚商业媒体Vogue Business和德勤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2013年到2018年,Valentino的年销售额从5.9亿美元大涨至12亿美元,增幅达到134%。

尽管Valentino取得超高增速的条件之一是它的营收基数不算高,与几家奢侈品巨头不能比,可是也能反映出它在行业内的实力与底气。正因如此,虽然圈内总有奢侈品集团想要收购Valentino的风声传出,但Valentino从来都是坚决否认。

只不过,增长相对稳定的Valentino也开始面临业绩放缓,2018财年销售额同比上涨3.4%,低于2017财年5%的增幅。

显然,中国市场将是Valentino维持增长的关键。颐和园一晚的梦境,为来自东方的宾客呈现。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首页〖超越娱乐〗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20717.com/post/315.html
凉一

作者: 凉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 Q: 700354

邮箱: 700354@qq.com

工作时间:上午10点-晚上24点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